超級媽媽 – 工作、家庭兩頭燒怎麼辦?

 早上送孩子到學校,接著趕著去上班,經過一天工作、開會,傍晚又衝去接孩子下課,飯後張羅孩子衣服、作業…,等孩子好不容易睡著了,還要趕著工作還沒完成的報告,或繼續還沒做完的家務?回想剛剛太忙而不小心兇了孩子,在內心內疚了三天…當女性開始投入職場,家務卻沒跟著減輕,工作、家庭兩頭燒好焦慮,究竟該怎麼辦?

女性特別容易工作家庭兩頭燒?

003職家兩頭燒_美編.002

 面對事業有成的女性,人們總會問「工作和家庭如何平衡?」在Google搜尋「工作家庭平衡」,出現一連串訪問事業經營有聲有色的女性的專訪,卻少見人們問事業有成的男性這一題。平衡工作與家庭,是屬於女性的課題嗎?當男、女同樣在事業上有成就,卻只有女性常被問工作與家庭如何平衡,顯現當今社會仍存在「家事是女性的事」的觀念。

 一定有不少人想說,現在性別平等已經進步很多,女性投入職場的比例大幅提升,「家事是女性的事」觀念應該消失了吧?但其實,是淡化了一些,但仍未消失!知名社會學家Sharon Hays指出:「就業的母親常同時面臨來自工作、家庭照顧的期待,產生糾結矛盾的心情。」也就是說,人們會覺得投入職場的人應該要全心投入、努力奮鬥,但同時又覺得女性應該要把家庭打理好、好好照顧孩子。

原來我們都有工作與家庭的矛盾糾結

003職家兩頭燒_美編.003

 洪惠芬教授針對台灣就業媽媽的研究發現:雖然台灣家庭逐漸趨向雙親工作、雙親育兒的模式,也有了公托、育嬰假等制度解方,但該研究指出現有政策都是「制度層面」的解方,忽略了就業母親在作為孩子主要照顧者的社會期待與對自己職涯追求之間的兩難,女人也像男人一樣害怕失去工作,不過,女人並沒有因為工作就降低自己對孩子照顧的標準。」

 社會學家Arlie Hochschild著作《第二輪班》一書,暢銷於16個國家,書中描寫作者臥底於12個家庭的客廳觀察到的故事,發現工作與家庭的挑戰無所不在。 Hochschild的受訪者描述,家務育兒對她來說就像是在公司下班後,輪的另外一個班,而且她覺得這些的確是她自己的事情

 上述故事呼應了「母職守門員」的概念,由於社會上長久以來有著「媽媽是帶小孩的那個人」的觀念,有時媽媽們也會不自覺的認為家務育兒應該是自己的事,緊抓著家務育兒的事情不放,盡量不勞煩另一半「幫忙」,就像一位稱職的守門員,擋在父親與孩子中間,不段的來回奔波,卻始終得不了分數。也因此即使性別漸趨平等,但在家務育兒上的擔子還是多半落在女性身上,多是媽媽在「第二輪班」。

媽媽不一定要是超人!別逼自己啦~

 其實媽媽不用把什麼都攬著自己做,不用當什麼都一百分的超人。如果你現在或未來是媽媽,或你身邊有焦慮的「媽媽」,不妨和我們一起試著:

003職家兩頭燒.001
  1. 釐清家中家長的時間把家長彼此的時間表列出來,看看彼此比較有空的時段為何?如果雙薪家庭兩人都很繁忙,也可以適度把其他親友的空閒時間納入考量。
  2. 釐清「必要做」與「有替代方案」的家務:家務何其多?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我們可以試著減輕家務對我們造成的負擔,把家務分類,必要親自做的VS找人代勞無妨的,需要常常做的VS久一點做一次也沒差的。
  3. 家人共同分工與合作:依據上述家人的空閒時間,與家務的類別,一同討論在彼此時間心力允許之下,分工與合作的方式,可以你接小孩、我張羅晚餐這樣的「分工」,也可以是我先洗菜、你回來開煮這樣的「接力」…。
  4. 當下專心做一件事,其他的事情就相信幫手吧!:媽媽們可以允許自己拋開「家務育兒是自己該完成的」想法,和家中另一半或其他人共同協力完成。工作時專心工作,帶孩子時專心帶孩子。相信幫手、放下過多的責任義務感,焦慮、愧疚、糾結矛盾自然也就減少了!

 媽媽們,請相信自己已經做得很好了,對事業有夢想不代表你愧對家庭或小孩,盡力努力了就好,允許自己找幫手,找幫手不代表你無能或懦弱!不再要求自己當個超人,做回真正的自己!

#工作與家庭 #第二輪班 #超級媽媽 #母職守門員
文/雞湯來了蕭子喬
校稿/雞湯來了張芷晴、韓文起
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延伸推薦今周刊專訪: 職業婦女睡不飽、忙不完 「第二輪班」怎麼過?
參考資料
Hays, S. (1998). The cultural contradictions of motherhood. Yale University Press.
洪惠芬(2015)。新世代臺灣母親的處境與挑戰:就業母親在照顧與工作之間的文化矛盾。臺灣社會福利學刊,13(1),87-149。
Arlie Hochschild(2017)。第二輪班:那些性別革命尚未完成的事(張正霖譯)。群學:新北市。
梁莉芳教授:為孩子做「最好」的選擇?風險、理性選擇與起跑點上的不平等/2015/05/10 巷子口會學
分享此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