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家庭】看見同志,全家人都是出櫃的局內人

 同婚法案一周年過去了,我們真的看見身邊的同志了嗎?其實,同志在向家人出櫃的歷程中有許多挑戰,即使現在同志可以結婚,有了法律的保障,但卻不一定能獲得爸媽當面祝福。

看見身邊的「非異性戀者」

 究竟現在的年輕人,有多少非異性戀者?台灣學者使用中研院「臺灣青少年成長歷程研究」2011年調查年輕世代(24-29歲)的資料分析,從「慾望」、「認同」及「行為」來了解這群年輕世代的「性傾向」。該學者指出此筆資料是台灣近年最新而寶貴的一筆資料,且為自填匿名問卷,真實性較高。填答結果比例如下圖所示。

資料來源:2011 年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臺灣青少年成長歷程研究」長期追蹤調查
調查期間:2011 年(第十波調查)
樣本描述:成人初期階段(24至29 歲)有效樣本3127 名,男性52.7%,女性47.3%。(研究樣本之國中學區分布為臺北市占35.34%、臺北縣占37.13%、宜蘭縣占27.53%。)
研究附註:研究者寫道,非異性戀者絕不只有同性戀者與雙性戀者,但因目前臺灣關於性傾向的研究較少,難以估計所有非異性戀者數量,僅能嘗試藉加總同性戀與雙性戀,概略呈現非異性戀者百分比。
感謝讀者建議,圖片5/26經調整呈現方式

 在圖中可以發現,生理女似乎比生理男更容易有雙性戀傾向,歐美研究也有相似的結果。有研究認為可能因為傳統男性氣概被視為權力象徵,因此男同性戀或雙性戀被視為一種對男性優勢地位的挑戰、威脅,引發一些男性的強烈反感。

  女性非異性戀者百分比多達「四分之一」,而其中近8%的生理女在「同性/雙性戀」方面只有「慾望」,有交往或性行為者較少,推測這些女性曾經對同性有心動過,但大多在伴侶選擇上仍選擇異性伴侶。在有「同性情愫」及「同性交往」的女性之中,竟只有一半的人選擇同性戀「認同」,顯示出臺灣女性性傾向在「慾望、行為」、認同」上展現的多元面貌。

他們在哪裡?「現身」的困境

 在異性戀為多數的社會,非異性戀者受到許多汙名,因而使得許多人不敢向家人出櫃。學者研究台灣同志發現,發現有「怕自私」和「自利」兩種延緩出櫃的原因;「怕自私」是說同志會害怕出櫃後使得父母在家族親友之間抬不起頭,會被質疑沒教養好孩子、基因有問題等,「自利」在於害怕出櫃後被逐出家門、喪失原有的繼承資格等。

 因此,許多同志承受者隱藏自己真實身分與想法的壓抑之苦,勉強自己假裝交往異性伴侶,甚至面臨長輩逼婚、安排相親等尷尬場面。或是拉開物理距離,找理由加班、晚歸、搬出去住,用減少相處以隱藏自己的身分。

 也有些同志會使用漸進式的方式慢慢釋出訊息,例如在穿著、人生觀、是否結婚生子的議題上試探父母的反應,甚至為了避免父母對自己「充滿期待後受傷害太大」,乾脆在很多方面擺爛,「讓家人提早對自己失望,就不會因為知道自己的性向而打擊太大」……種種的試探與轉彎,都是同志在自己與家人之間的糾結與掙扎。

 他們在家中的「淡出」,可能是來自對家人的愛與保護,也可能是來自家人的不接受。

全家人都是局內人,需要家人的「共同現身」

 某些同志並非不願意和家人(尤其是父母)出櫃,而是因為嗅到了上一代習慣逃避、假裝沒看到同志釋出的溝通訊號。因此,很多同志在等「父母也願意和自己相談」的時刻。不只是同志要向家人出聲,家人也要釋出友善的訊號,彼此才能「共同完成」出櫃的歷程。

 社會接觸論告訴我們,人們時常因為沒接觸過、不了解,而心生恐懼、產生誤解,如果我們能在生活中主動接觸這些「少數」,接納、擁抱他們看似不一樣的靈魂,看見他們的多元的愛,從來沒把我們排除在外,就能漸漸抹除刻板印象。擁抱身邊的非異性戀者,因為出櫃與否不只是同志要面臨的挑戰,其實與父母之間協調的過程,我們需要瞭解現身與否是全家人「共同」的事。

男同志夫夫與媽媽的一日約會「媽,謝謝妳願意陪我勇敢。」Feat.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夫夫小視窗FufuTalk
心知肚明秘密卻不問不說… 一家人早已接受對話藏眼淚/Atm Tseng
文/雞湯來了蕭子喬
校稿/雞湯來了陳世芃、張芷晴
特約諮詢/夫夫之道母母女子
製圖/雞湯來了黃珮甄
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參考資料
楊文山、李怡芳(2016)。步入成人初期之臺灣年輕人性傾向之研究。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35), 47-79。
莊瑞君、陳慶福、劉安真(2011)。女同志向家人現身歷程之敘說研究。中華輔導與諮商學報,29,71-104。
畢恆達(2003)。男同性戀與父母:現身的考量、策略、時機與後果。女學學誌:婦女與性別研究,15,37-78。
分享此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