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志願『當媽媽』,我不做解嗨的媽咪」-專訪消毒鹽媽咪 ft.《陪你一起長大》作者林儒瑤

 自從當了媽媽之後,才明白一個健康的原生家庭對於孩子是多麼重要!孩子的安全感、自信、對世界的認識,都立基在爸媽身上,原來自己正深深地影響著另一個人的生命!」-《陪你一起長大》作者林儒瑤

 長期經營臉書粉專,記下身為媽咪的點滴心情與體悟的瑤瑤,是高二、國三兩個兒子的媽咪,形容自己像「消毒的鹽」,為家庭關係「保健消毒、殺菌防腐」,把很多事情處理好,也成為家庭的「必須品」,在很多時候被需要,為家庭保鮮。

 她從小作文志願就是要當一位「媽媽」,大學即進入文化生活應用科學系(人稱新娘系),結婚生子後,現在又進入師大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就讀碩士班,再次研讀關於「家庭」的知識。

在「舞者」與「媽媽」兩大夢想間取捨結

 生活很有自我風格的消毒鹽媽咪,談到結婚生子對自己人生的影響,她認為結婚前後是「優先順序」的不同。消毒鹽媽咪翻著昔日照片提到,身為一位熱愛自由、揮灑熱情的舞者,結婚生子後雖然沒有失去工作能力,但是要持續做一樣的工作的確難度很高。

 她因為期待自己能夠「親自教養」孩子,因此生孩子後便辭去工作,致力於充分陪伴、看著孩子長大的變化。不過,當孩子長大,消毒鹽媽咪嘗試要回去原本舞者的工作,便發現「已經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她坦言,懷老二已放棄再回去追求舞者夢,改以「擔任舞蹈老師」讓自己能夠有固定上下班時間。談到這裡,一向熱血沸騰的消毒鹽媽咪,露出了少見的一抹惆悵,他停頓了一下,坦言「但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上台表演」。

「當媽媽」是從小的志向 學習讓我更懂家人

夢想選擇,消毒鹽媽咪終究是讓「當媽媽」的夢想擺在「自己的舞者夢」之前。

 其實,她從選填大學志願開始,便已立定「當媽媽」的志向,只填了輔大和文化的家庭教育相關科系。大學畢業沒多久就去日本習舞,「想做什麼就去做,即便有男友但仍各自過各自的生活」;不過結了婚有先生、小孩,她坦言「會把他們排在自己的前面」。

 結婚生子的過程,她慶幸自己有比別人先學了一些東西,讓自己能夠知道「用什麼方法」延續著原生家庭給自己的嚮往,又能補足過往較少家人陪伴的些許遺憾。也因此,在當媽媽十幾年後的今天,她再次踏入家庭教育的碩士班,繼續學習關於家人關係的這門學問!

世代觀念轉變 明白我的「媽媽夢」現在已不多人有

 關於家庭的學問,消毒鹽媽咪在大學讀過,在家庭實踐過,再踏入學術殿堂就讀碩士班。時隔多年的家庭知識和觀點有何不同?她認為所學概念核心差不多,但「世代差異」對於很多事情的觀念在轉變,尤其是對於婚姻、家庭的看法明顯不同。

 她舉例,自己覺得「結婚後以先生和孩子為重,是很自然的事情」,但現在很多年輕一輩已經不這麼想,會更強調「性別平等」。面對這樣的不同,消毒鹽媽咪選擇忠於自己的嚮往,但也尊重新一代不同的觀點。

 正因為他理解這是時代的轉變,她能夠讓自己完成自己嚮往的「媽媽夢」,但她也不會指責其他以自己夢想為重的人。

和孩子做朋友,不做「解嗨」的媽咪

 「與其說是父母教養孩子,不如說是在人生路上一起學習的夥伴」是她在《我想陪你一起長大》書中的自序,也是她的日常實踐。

 「我好像養了兩個好朋友」

 她認為「有兩個兒子」這件事情是有趣的!從小帶兒子趴趴走,兒子邊喝奶邊跟媽媽去看電影,現在長大則是一人背一個包包就可以一起出門了。出門兒子有時會自動幫媽媽拎包包,媽媽也可以向孩子撒嬌,即使兒子已青春期仍不太會頂嘴。她面露幸福表情,說到「很難再有誰可以這麼親密,陪伴彼此這麼久」。

 有一次急著「教孩子應該怎麼做」,被兒子說「媽媽妳這樣很解嗨(掃興)」,讓消毒鹽媽咪立志不要當「解嗨」的家長,和孩子對話會看現在只是要抒發,還是要討論。她說到,「我覺得我當媽媽做得最好的一件事,就是『說到一定做到』。我們當然有東西要教他,但不用兇或發脾氣的方式表達;孩子當然可以說他們想法,長久下來他們如果想法變了也會自己來『更新』。」親子就像好朋友,無話不談、定期更新。

每一刻都是「新手媽媽」!消毒鹽媽咪的關鍵字:學習、謙卑、尊重

 身為一個出過書的媽媽,消毒鹽媽咪慎重說到,「這不是教養書」,沒有要教其他人怎麼當媽媽的意思,適用於自家的經驗,不一定適用於其他家庭,她期待其他媽媽翻翻看看她的故事、過程中有些共鳴就好。

 「媽媽一輩子在每一個時刻都是新手媽媽,孩子每一刻都在長大」,在實踐當媽媽夢想的日常生活中,消毒鹽媽咪認為「學習」是一輩子的事情,「謙卑」的心態看待孩子這個生命,自然就會「尊重」孩子,甚至從孩子身上學到很多自己沒想過的做法。「孩子其實可以教我們很多事」,她眼神堅定、緩緩地說到。

-編輯後記-

在「個人夢想」和「當媽媽」之間,消毒鹽媽咪有過掙扎,但特別的是,在歷經梳理之後,她認為不是「因為當媽媽『只好』放棄夢想」,而是「當媽媽也是一種『夢想』」。而是在她認真思索與排序後,將「當媽媽」放在了「自己」之前。
或許,人生本來就是排序與選擇的結果,在各種「渴望」的面前,沒有絕對的二選一,不一定是犧牲與成全,而是在思索與排序之後,實踐自家的「最適」選項。

採訪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校稿/雞湯來了陳世芃、張芷晴 
美術插畫 / 雞湯來了特約美術羅仕翔
註/本文照片由受訪者提供使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