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心牆,促進關係更快樂:在我心開一扇「周哈里窗」

「真面目或許沒人發現,但我也有那一面,多愁善感、偶爾崩潰……
再小的夢,都自私地想擁有,你認識的我只是一部分的我……
真面目若是被誰看見我不介意他幻滅,欣賞自己的不完美,這是我生為人的愉悅」

-蘇慧倫<真面目 >

 在親近的家人、另一半、摯友面前,我們多半都渴望更緊密的連結,好讓彼此的心有溫暖安穩被接住的感覺。要有更緊密的連結,需要彼此更真實而深入的理解與認識。

 不過,關於關係的議題,在處理身邊那個人的課題之前,都需先從「自己」開始。先了解自己,再了解身邊他」,才能在充分了解兩人狀態的前提下,進而找到適合彼此的相處之道。

 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探索的過程需要透過自己和他人拼湊出自己的模樣,提升對自己不同面向的認識,也就是提升「自我覺察」。越了解自己的人,通常能有更快樂的關係,也對於生活有更高的掌控度。

為什麼要更了解自己?幫助我們更快樂!

 深度了解自己能夠讓自己更快樂,研究顯示,自我覺察越高,與我們生活中的自我掌控性與可能性有正相關,也通常具有比較快樂和諧的人際關係與身心狀態。

 社會學家Cooley提出「鏡中自我」的概念,認為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許多面鏡子,鏡子裡呈現的是「自己眼中別人對自己的評價」,例如「我覺得爸媽特別喜歡我」、「我發現同學小花覺得我很煩」等。

 值得特別留意的是,「人格發展」及「自我意識」養成的過程中,會受到鏡中自我的影響。也就是說,「鏡中自我」的模樣會影響我們成為什麼樣的人,例如:我認為別人怎麼看我,會影響我覺得自己好不好,進而影響我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我的個性、心理健康、特質等等)。

 例如,很多人說我很煩,有可能我就逐漸覺得自己提出的意見是多餘的,慢慢地也就不敢表達自己的看法,變成比較畏縮的性格。

 然而,人們心目中的「鏡中自我」很可能和現實有所落差!有研究探討同儕人際網絡互評對自我覺察的影響,發現:我們一直認為好朋友是最了解自己的, 但實驗結果顯示,不喜歡你的人反而比較了解你。也就是說,勇於和不同的人互相揭露,很有機會讓我們發現自己不曾注意到的一面。

 此外,該研究也發現:受歡迎型的學生自我覺察程度比受拒絕型(例如被排擠)學生高;受拒絕型的學生有較低的自我覺察, 不易察覺自己在同儕間負向的行為。

 由此可知,高自我覺察與好的人際關係具有正向關聯,不受歡迎者有可能是不知道自己有些行為使他人不舒服,不知自己為何不受歡迎。因此,揭開更多彼此的真面目,讓「鏡中自我」不再只是我的猜測,很可能使得我們對自己有更真實的理解,也可能開啟更好的自我覺察與人際關係。

更了解自己的好工具:打開「周哈里窗」灑入心中

「對話就像膠水,幫助我們對於關係有更好的洞察,更好地自我覺察並互相了解」-Saxena, P. (2015)

工具介紹:周哈里窗

 社會心理學家Joseph Luft和Harry Ingham提出「周哈里窗(Johari Window)」概念,將自己和他人對於自己的想法交織出四個區域。藉由周哈里窗,能夠給予我們一個架構與工具,持續不斷地更了解與旁人與自己。這個架構可以在觀察自己成長轉變時使用,也能藉由和他人對話互相挖掘了解。

首先,我們可以先藉由下圖來認識周哈里窗:

|左上角是「開放我」:指自己和他人都了解的部分,例如我覺得自己是個很會亂笑的人,大家也都這麼說。
我會告訴每個人說我…
我不介意任何人知道我…

|左下角是「隱藏我」:指的是自己知道但別人不知道的部分,例如我其實很愛看劇耍廢,但很多人都以為我是在認真用電腦。
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
我害怕有人我說…

|右下角是「盲目我」:指的是自己被蒙蔽看不見的部份,例如有人覺得我食量很大,但我覺得「有嗎?」不認為或以前沒這麼想過。
我不確定他人是怎麼看我…
我不知道他人會怎麼回應我…

|右上角是「未知我」:什麼都還不知道,是自己和別人都不知道的部分,也就是有待未來開發了解的神秘地帶。
恩就是一無所知。

使用目標:擴大開放我

 了解「周哈里窗」四格分別的意義後,我們將目標放在讓「開放我」越來越大!研究發現,當自己和身邊親近的家人朋友所理解的自己越趨一致,能夠有越快樂的狀態,及越和諧的人際關係。

 每個人心裏都有一扇周哈里窗,而窗之四格大小的變化,是終其一生都不斷變化的,也會因著「他人」屬性或親近程度的不同,而交織出不同的結果。

 當我們互相揭開彼此神秘面紗,了解彼此的想法時,四格區塊的變化也是非常值得被記錄下來的,因為這都是我們揭露自己、走入彼此心中的「勇敢與在乎」。留心每一次變化的過程,能夠讓我們對自己有更高的覺察,更了解自己。

擴大開放我:主動問+主動說

 在上圖的箭頭中,我們可以發現許多擴大開放我的方法主要有圖中4個箭頭,最外圍的箭頭(1)即是主動「問」身旁的他人是如何看我的,(2)主動「說」出自己的深藏不露的一面,還可以藉由窗戶中的箭頭(3)在自處或相處過程中,分享探索後發現了哪些新面目,(4)並時常挖掘還沒被開發的區域、了解更深層的想法。

遊戲中的周哈里窗,讓我們越玩越靠近

 近年來有研究者將周哈里窗的概念,融入桌遊設計,讓教學活動能更具備互動性及益智性。也可以藉由遊戲本身所能引發玩家發展創造力、智慧、情緒、穩定等正向效果的特質。點我看可以怎麼玩

 此外,我們也可以在親子共讀、伴侶約會、朋友聚會時,運用多種不同的方法,讓彼此在遊戲中更了解自己、更了解身邊重要的他。點我看相關親子工作坊現場

 就如蘇慧倫新歌所唱到,「真面目若是被誰看見我不介意他幻滅,欣賞自己的不完美,這是我生為人的愉悅」,一起打開自己心裡那扇窗,看見更多元的真面目,更坦然地擁抱自己與彼此。

延伸閱讀:運用周哈里窗創造相處的精心時刻

延伸閱讀:從繪本《蠟筆小黑》看見孩子的更多面貌

文/雞湯來了蕭子喬
校稿/雞湯來了陳世芃、張芷晴
製圖/雞湯來了黃珮甄
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參考資料
許于仁、楊美娟(2016)。運用數位化桌遊探討理性情緒信念、同理心與情緒決策風格之關係。教育傳播與科技研究,115,59-72。
黃秋碧(2004)。同儕人際網絡對互評與自我覺察之影響。國立交通大學理學院網路學習碩士在職專班,未出版之碩士論文,新竹市。
陳金燕(1996)。諮商員養成教育中「自我覺察」訓練之基本原則。諮商與輔導,125,14-16。
Harvard Study of Adult Development https://www.adultdevelopmentstudy.org/
Cooley, C. H. (1902). Looking-glass self. The production of reality: Essays and readings on social interaction, 6.
Halpern, H. (2009). Supervision and the Johari window: a framework for asking questions. Education for Primary Care, 20(1), 10-14.
Saxena, P. (2015). Johari Window: An effective model for improving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and managerial effectiveness. SIT Journal of Management, 5(2), 134-146.
Gaw, B. A. (1976). The Johari window and a partnership: An approach to teaching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skills.

如果你喜歡這篇內容,↓↓↓給我5個拍手↓↓↓,支持雞湯來了繼續轉譯創作好內容!

分享此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