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也是好事?讓分手成為調整生命劇本的機會

 你也遇過這種分手場景嗎?

 其實,分手有各式各樣的理由、各式各樣的分法,不同分手型態的當事人,認為「分了沒」的意義也不盡相同。認識分手類型,能讓我們再次梳理那些分離的經驗,並找到分手後再次與自己相處、未來可能再次踏入戀愛的勇氣,讓每次分手都成為我們在感情路上的成長機會。

四種分手類型對當事人的影響

 有研究訪談11位(9女2男)20-35歲有分手經驗者,探討他們加起來29段感情經驗,分析分手「互動過程」,及對當事人而言分手時間點的「認同意義」。發現可以歸類為4種分手類型,分別有不同的互動過程特性,及認同意義。

|直接分手

 「已經跟他講很多次這是我的地雷,他還是要踩,實在受不了,只好分手」

 當一方的行為或彼此的相處狀況,到了另一方無法忍受的門檻,有一方傳訊息或當面提出分手。特別的是在此類型中,有部分情況,只是一方提出對另一半某些行為的不滿,並無直接表示要分手,但另一半就直接解讀/決定以分手收場,此時可能會使提出不滿的一方有些錯愕。

 在此類型中,有些人認為單方提出分手的那個「瞬間」就分手了,也有些人會認為要雙方互相討論過,協商同意分手才算正式分手。

|間接分手

 「慢慢的我們就不知道冷戰還是怎樣,就慢慢沒聯絡了」

 當兩人或許因為感覺淡了,漸行漸遠,一方或雙方,逐漸淡出在兩人世界,不聯絡,或傳一些意義不明,好似分手又好像沒分的訊息,呈現不曾「直接」談論分手,卻在不直球對決的過程,逐漸邁向分手。

 在這樣意義不明的分手歷程中,有些人會認為關係「剛開始淡掉」時就是分手了,有些人則認為是「淡掉一陣子」之後才算真的分手。

|一方出軌

 「看到他在路上跟別人手牽手」

 這類型通常是一方撞見對方出軌,可能是在路上看到、發現訊息等等,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通常也伴隨直接分手。此類型較無「何時分手」界定上的時差。

|弄假成真

 「其實,那時候只是吵架我賭氣說阿不然就分手阿,結果就這麼分了…」

 這類型常發生在吵架、鬧情緒時,一時氣頭上提分手,雖然不是認真想分手,結果對方就當真了!這類型的分手者,時常後悔當時衝動亂說話,對方接受說好才驚覺自己釀下大錯,又有種「木已成舟」的感受,不好拉下臉說自己只是在亂講話。可見不可把分手當吵架口頭禪的重要性!

提分手vs被分手者的差別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發現主動「提分手者」和「被分手者」在分手後常有不同的心情。「提分手者」可能對於分手已思量多時,較不會感到錯愕,通常對於關係分開的痛苦較低,但較會自責,容易產生認為自己當了關係「劊子手」的內疚感。

 「被分手者」可能是被告知的一方,感到很突然、沒有心理準備,因而在分手後對於關係分開有較大痛苦,也較容易困惑,懷疑自己「哪裡不好」,否定自我「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也較可能有報復性的衝動想法或行為。

每次分手都是一次改寫生命腳本機會

 雖然分手時常伴隨難過或憤怒,但分手其實也是有好處的,研究發現「有分手經驗者」比沒有分手經驗者,更能認清關係、分手的意義,並在兩人從牽手到分開的歷程中,體會建立自我的重要

 學者發現,許多人能在分手的過程中達到「愛情基模(人們對於愛情的思考或行為模式)」的調整,例如重新界定愛情自主性、學習更多走出傷痛的方法,也能更了解自己到底需要什麼樣的感情,並增進了解另一半的能力。

 可以藉由以下兩個概念,好好面對分手經驗、好好走過分手調適的歷程:

|和空椅聊聊天,說出沒說完的話

 在完形心理學中,學者提出「空椅法」,想像前任在你隔壁的椅子上,把沒說完的話在這裡跟對方傾吐;接著,自己坐到那張空椅上,想像自己就是對方,對方的心境是什麼、難處是什麼、如何回應。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有機會紓解壓抑的情緒,也有機會同理對方的心情,這裡的重點不是要幫誰辯護或解套,而是更了解對方,也更了解發生在彼此身上的一切。

|回顧戀愛劇情,改寫生命腳本

 心理學家Berne以「生命腳本」形容每個人生命被寫好的走向,人生就像一齣劇本,劇本裡的主角有什麼樣的習慣、價值觀,都從兒時開始在原生家庭開始累積,在原生家庭與主要照顧者(多數是爸媽)互動的經驗,很可能會延續到長大後和另一半的相處。

 而每一次分手,都是我們重新檢視「在戀愛中自己的模樣」的機會,從如何選擇伴侶、與伴侶互動(包含關係經營、吵架爭執)、甚至是與伴侶說再見……回顧和另一半一路走來的歷程,也檢視這樣的模式是否為自己所喜歡,留下自己喜歡的、改變不喜歡的,讓每次分手成為改寫生命腳本,讓人生演得更適合自己的機會。

當世界不因你痛心的領悟
貼心的讓你返回上一幕
還有那熱烈的曾經 伴隨著你前行
就算你想流淚也可以 任性也可以
別再苦苦壓抑 鎖上情緒心會更封閉
就算多難捨的淚滴 最後不讓你沉溺
就算一個人 至少還有自己

-閻奕格<也可以>

 熱烈而美好的曾經,不因後來的分開而失去意義。回顧愛情從牽手到分手的歷程,讓「分手」成為檢視人生劇本的機會,成為好好擁抱自己的契機,成為更懂得「愛情」的領悟。

文/雞湯來了蕭子喬
校稿/雞湯來了陳世芃、張芷晴
製圖/雞湯來了黃珮甄
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參考資料
何思瑩(2008)。讓我們分手吧:分手作為社會互動和認同轉變的過程。國立臺灣大學社會科學系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市。
王慶福、王郁茗(2007)。分手的認知及調適之評量研究。中華心理衛生學刊,20(3),205-233。
李介文(2020)。刻意失戀:好好失戀,才能好好愛。台北:天下文化。
分享此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