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的傷,身體會記住!《四樓的天堂》劇中人物4大心理防衛機制

「感情長期壓抑,你越塗鴉你就越憤怒,你憤怒就越塗鴉」
-推拿師天意


「你是第一個被我推不覺得痛的人,但照理來說應該很多地方會覺得痛才對」
-推拿師天意


「人們失眠會來找我,但我失眠卻要來找你」
-心理師張琪

為什麼人們都沒發覺自己的心理狀況,推拿師能「用手聽見」?
為什麼推拿師,卻成了人們心理糾結的出口?

推拿師妙手關鍵:身體的傷,源於心理的傷

 《四樓的天堂》是一間私人推拿館,因為去過的客人身體彷彿都獲得新生,所以以此為名。而其中的推拿師天意,透過雙手傾聽、放鬆客人們緊繃的身體肌肉,透過各個角色劇情展現了不同的生活狀態。在第五集中,以暗黑形象為名的歌手勒拖因為腳踝受傷而來到天意的推拿室。

 天意看了許久決定從骨盆開始調整,但是助理卻不解地說:「你可不可以只處理腳踝就好?」天意只好無奈的對勒拖解釋:「你的骨盆已經歪斜了,不但是腳的問題,從腳跟一直歪到腰,腰影響到你的脊椎,整個人都歪掉了。」

 原以為只是單純的扭傷問題,但推拿師卻看出了勒托長期穿高跟鞋導致身體肌肉的問題;而「高跟鞋」不只是雙鞋子,更是勒托身為一位明星「害怕被瞧不起、害怕沒特色」的恐懼與武裝。

看見4大劇中心理防衛機制,才能重新釋放自己

 為什麼劇中一個個來到《四樓的天堂》找推拿師的人們,原本都忽略了自己長期累積的心理壓抑、糾結傷痛?其實,心理會為了適應某些問題,而衍伸出保護自己的機制,心理學上稱為「防衛機制」。

 防衛機制(Defence Mechenism),又稱為防衛機轉,是心理學大師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學派裡重要理論。是一種在意識與潛意識當中自然而然發生的心理保護機制,負責保護「自我」(ego),以避開生活中面對的挫折與焦慮。防衛機轉有許多類型,以下舉4個與《四樓的天堂》角色裡相關的防衛機制來做說明:

劇照素材取自《四樓的天堂》劇照

心理防衛1|情緒隔離(emotional insulation)

 如同在劇場裡打工的小綠,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感覺與情緒,壓力與悲傷都藏在心裡,直到與宇宙相遇,且談開彼此內心的感受,才慢慢體會自己的「感覺」,也才知道將情緒發洩出來應該是怎麼樣子。

 個體在可能受到情感傷害的環境中,退到被動、冷漠、抽離的狀態,以減少情緒,將自己的希望及期待限制在某個程度中。情緒隔離雖然可以避免再次感受痛苦,但也可能妨礙個體主動與積極性。

心理防衛2|理智化(intellectualization)

 如劇中的心理師張琪,面對自己生活中的人事物時,不自覺以專業人員對角度分析事情,但卻連給予信任的好友一個擁抱都有一些怯懦,在生活中認識新朋友也多半習慣站在第三視角超理智的分析對方。

 理智化是指個人習慣使用抽象理性的字眼,分析或描述情緒受到威脅的處境,使得情境變得超然,以逃避情境所帶來的感受,也常發生在醫護人員在面對病人死亡時。

心理防衛3|補償作用(compensation)

 在劇中我們看到失明的以莉,因為眼睛看不到而另闢道路,勇於追求自己在音樂上的發展,認為自己可以透過音樂表達,取代自己看不見而錯過的種種。

 補償作用是指某個人因為在某些領域受挫,或因自身先天的缺陷、弱勢無法達到期待,改以在其他領域培養出比較好的能力,以彌補因為某些缺陷而失去的自尊。

心理防衛4|否認作用(denial)

 如同劇中的以莉難以接受媽媽過世的事實,始終覺得媽媽還在身邊,不斷地透過手機錄音保持與媽媽在心理上的連結,直到天意推拿處理後,才重新面對媽媽車禍過世的事實。

 拒絕面對無法接受的外在事實,以保護自己抵擋面對外在事實的焦慮,可能會出現個體遠離不愉快的景象、拒絕討論某些主題。

取自《四樓的天堂》劇照

「生活本身就是一種戰鬥」正視防衛機制背後的傷與故事

 其實防衛機制還有許多種,且有可能會同時使用多種防衛機制。使用自我防衛機制並非病態,而有助於個體調適當前面對的壓力,幫助個體面對某些現實層面上暫時無法解決的傷害,以得到一些喘息的空間,在適當的時機面對現實。

 只是防衛機制能一時保護自我,但無法真正讓傷痛過去!還是需要時間與有意識地覺察抒發,才能真正重新釋放自我。治好心理的傷,同時也治好身體的傷。

「推拿是互相的,不是你給什麼人家就要接受什麼,每一個人來的都是我們的老師,你沒有藥,就不要告訴別人他有病,有些時候我們還是無能為力的」-推拿師天意

 天意曾叨叨地唸著:「人必然有病,人因病而完整」 ,沒有一個人的人生沒有議題,面對自己的人生議題就如同「四樓的天堂」這部劇的結尾一樣沒有具體清晰的後續交代。

取自《四樓的天堂》劇照

 每個人的人生都不同,所面臨的家庭背景也都不一樣。即使是身為助人專業工作者的張琪,或成功幫助許多人的天意也都是如此,幫助了別人,但是每當回到自己所扮演的社會角色上,又是一道道的難題。

 劇的結尾,編劇沒有寫出答案,沒有告訴我們該如何,或許就如《四樓的天堂》的劇情,也在試著告訴著我們,有些問題不要太急著想解決,而是靜靜的看著、靜靜陪伴、靜靜紓解,就如同我們看著劇裡的角色經歷掙扎、苦痛、蛻變一般地看著。

「人啊要好好生活,本身就是一種戰鬥」-推拿師天意

文/雞湯來了特派員王韻捷
校稿/雞湯來了張芷晴
製圖/雞湯來了蕭子喬
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參考資料
Freud, S. (1894). The neuro-psychoses of defence. SE, 3: 41-61.
Freud, S. (1896). Further remarks on the neuro-psychoses of defence. SE, 3: 157-185.
Freud, A. (1937). The Ego and the mechanisms of defense, London: Hogarth Press and Institute of Psycho-Analy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