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這是愛女,也是厭女》、《性別做為動詞:巷子口社會學2》,看見性別在社會上的潛台詞

 現在不用這麼拼沒關係,以後嫁人老公養就好啦!
 妳每次嚷嚷著性別平權的時候,妳還不是都要我付錢…

 你也聽過類似的話嗎?究竟,這是愛女,還是厭女的表現?「性別」在我們生活施展著什麼樣的作用?

《這是愛女,也是厭女》看見家庭中潛藏的厭女情節

 批踢踢上的母豬教言論、女權自助餐批評……或深或淺,存在於這個社會中的厭女思維,其實在「家庭」中也相當明顯。《這是愛女,也是厭女》書中提到,五種在父權家庭底下的「傳統女性」。

|不及格的太太/媳婦

 「嫁出去了,就是夫家的了」是傳統女性的歸宿,但媳婦畢竟不是女兒,嫁入夫家後多半承擔著照顧、勞務相關的工作,但永遠不被當作真正的「自己人」看待,甚至在夫家的人眼中,永遠有許多「不好」的地方、永遠是提防著的外人、永遠是個「不及格」的家人。

延伸閱讀:誰是自己人?裡外不是人的媳婦角色怎麼辦?

|不盡職的母親

 你知道2016年,在「有上班」的男女中,女性做家務、育兒的時間還是男生的三倍嗎?當女性開始投入職場,卻仍背負著相當大量過往期待「女主內」完成的事務,許多媽媽彷彿24小時不打烊的工作著-上完職場的班,回家繼續第二輪班帶小孩、做家務。此時有些媽媽會開始將育兒、家務嘗試外包,例如請褓姆、減少煮飯次數等,在某些人眼中這群媽媽便是「不夠愛孩子、愛家庭」的「不盡責」母親。

|不孝的女兒

 在「兒子才是自己家族的寶貝,女兒是遲早要送人的賠錢貨」觀念中,女兒若想爭取家族事業、財產,常常迎來長輩一陣責罵,被冠上「不孝的女兒」罪名。即使民法已經規定子女不論性別都有繼承權,但仍有許多家庭仍有著「傳子,不傳女」的傳統。

|叛逆的女人

 每當女星接受採訪,總是有許多人追問「你何時要結婚?」「到了這個時候還沒對象怎麼辦?」「為什麼不生小孩,有在努力嗎?」「要不要先凍卵再說」……。即使不是眾所矚目的女星,素人女性到了一定年紀,更是會被朋友親戚催婚。「未婚」、「沒生」的中性詞彙,在人們眼中卻是失敗的「剩女」、「肚皮不爭氣」,甚至是「老姑婆」、「女權主義啦」、「不夠愛家庭」。什麼時候,按照自己的時區走、選自己喜歡的生活,就成了叛逆的象徵?

|不配愛人與被愛的多元性別

 當你的性別認同不同於父權家庭的「一夫一妻制」,那也成了不被祝福的理由?整個社會的眼光、家人的話語,都可能在告訴你「不配得到愛」。即使現在法律已經允許同志婚姻,但整體社會的接受度,還是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

延伸閱讀:出櫃為什麼這麼難?

《這是愛女,也是厭女》《性別做為動詞》看見新時代情感教育主張

 隨著時代與文化演變,婚戀關係所看重的面向也不同,學者將其分為三大類型:

|從父權思維「浪漫愛」、自由平等「匯流愛」

 「浪漫愛」指的是「霸道總裁、被拯救的女孩」、「男帥有錢、女美純潔」、「麻雀變鳳凰」是父權文化思維下的理想伴侶組合,強調關係的神聖與純粹,但學者認為這很可能是脫離現實、過度浪漫的想像。

 「匯流愛」則是隨著大眾越趨重視民主、自由,個人主義興起,親密關係越來越強調顧及個體的需求,也重視關係中的平等、對等關係,不過也有學者認為這可能將「自由、又能平等付出」的關係想得太過簡單,也需要更貼近本土的文化脈絡。

|演變為重視對話溝通的「主體愛」

 王曉丹(《這是愛女,也是厭女》作者之一)認為,需協助個體在親密關係中拉出一個空間,讓個體得以不斷思辨,反思過程中看見關係裡的權力角力與建構演變,藉由培養對話與溝通的能力,在每個事件當下得以思考自己在關係中的主體決策權、表態聲量,也是現代情感教育的重點之一。

|展開對性別更廣的接受度、更深的認識

 廖珮如(《性別做為動詞》作者之一)提到,在「男女」二元論之外,展開對人體性別更多的理解,也對於性別氣質有更多的接受性,盡量避免「男人就該……?女人就該……?」,更甚對於婚戀關係多元的想像,在一男一女的異性戀之外,對於同性戀、雙性戀、無性戀、泛性戀有更多理解、更坦然的接受。

 為了更平等的家庭、社會,我們都需要「更有意識」,才能更有著力點地持續向前跨步,不妨在《這是愛女,也是厭女》及《性別做為動詞》書中,一起深入了解「性別」天天在自己或身邊上演的潛台詞,進而讓每個日常成為更平等、更有意識的「選擇」。

文/雞湯來了蕭子喬
校稿/雞湯來了陳世芃、張芷晴
製圖/雞湯來了黃珮甄
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分享此文至